鹿大恩

△国籍:中国 / 广东
▲ 称呼:鹿大恩
△ 本站:旅行/搭配/生活随拍
▲ 注明:快门手,戳下面有私人搭配主页
△ 微博:鹿大恩

Fixing up a car to drive in it again


When you're in pain when you think you've had enough


Don't ever give up


Believe in love



good bye,iceland~

我还会再来的。

To my charming Kerry🖤

“Between the tide and the sunrise”

Model thx Kerry
Photography: LouisN
Staff thx Bob

【冰岛之旅小记录】


站在Snæfellsjökull斯奈菲尔火山上感受传说中的十二级妖风,当地冰岛人所称呼的“密斯都大风”,感觉整个人随时会被刮上天空。大雾能见度五米,许多冰岛先民认为斯奈菲尔火山的冰川是通往地狱之门。


但是,一切都超级美,不带任何人为元素的自然之美,即使风大且冷也不能阻止我下车去看看周围。估计是因为正是秋天,火山的妖风还未真正达到冬天暴风雪的程度,我还勉强hold的住,不过拿相机的手是已经没有知觉了。


法国著名科幻作家儒勒·凡尔纳的《地心游记》一书中,斯奈菲尔火山被描述为通往地心的入口,从此名声大噪。其实这座带着神秘妖冶美...

【冰岛之旅小记录】

草帽山应该是冰岛最有特色的景点,我是最后一天才到达的,阴天,小雨。由于前面半个月以前看尽了无数瀑布和山丘,草帽山给我的没有很震撼,反而是坐在附近的草地上默默看着周围,想着待在冰岛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。

生活蛮有趣,明明有时一念之间觉得触手不及的事情,你坚持一下或者再细想一下,说不定就可以去做了:)

【冰岛之旅小记录】

Latrabjarg海峡属于冰岛西部无人区的终点站,北欧大陆
最西边的海峡,出发前搜索过很多资料,似乎并没有详细介绍这个地方。最出名是冰岛的国鸟puffin,但我到达的时候并没有看见,也许已经迁徙到对面的格陵兰岛了。

晚上九点,在悬崖面朝大海看着夕阳,在为找不到puffin感到失落之时,转身猛的看见远处拔地而起巨大的彩虹是种怎样的感受,可以说是终生难忘了。

在堤坝边拍照突然下暴雨无处可躲,第一反应就是把相机藏在衣服里,water拉起我的手拼命跑向附近躲雨的地方。
我跟water说 这里真的好美啊。water说 你也一样啊。
夏天的大雨说来就来,不经意的情话也是。

小宝❤️

张一起之后彼此都长胖了🙃

(ง •̀_•́)ง渐渐有工作室的模样

当我被告知黑白沙漠其实埃及政府已经不允许游客过去露营,我是超级失望的。有个导游告诉我,三四个月前有十几个进入沙漠的墨西哥游客被政府军队误杀,以为是在运送极端分子,所以后来那里就禁止游客进入了(嗯……)

但是后来我们找到一个当地人的向导,表示可以带我们进去,里面还是有部分地区是可以露营的?他叫zaki,天天都有带中国的游客团进去露营,但是要求我们不能坐公共巴士,他会叫司机过来开罗市区接我们。

于是,踌躇下我们就这个早上五点到了约定的地点,搬着行李上了司机的吉普车,go~


接下来的五个小时,我在拥挤的吉普车里见识到了沙漠公路的云霄飞车。

好家伙那司机踩着130+的油门飞奔在去黑白沙漠的...

被遗忘了很久的胶卷终于洗出来,糊了很多张,每一帧的记忆都定在一张胶片里面的感觉真妙。

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只能等待。

泰国的学生妹真的可爱。


海浪中高谈阔论的好基友🌊

四年如一梦,然而我就这么毕业了。

祝各位前程似锦。


每次看到大夏天的夕阳云朵都会觉得感动,经常梦见去到一片宽阔的草原,抬头一片壮观的天象,想抽出相机按快门的时候,就醒了。

是日一喵,肥得像一条海参。

去年六月的夏天,我搬进了一个小小的仅有三十平米的复式房间,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那种小公寓。

然后开始我人生的第一次出租屋生活,做一个奋斗在底层的准毕业生。

正直大四,到处投简历找实习,一边忙着兼职接单,还有做网店,每天拍照、看版、拿货,晚上就回这个小小的屋子继续修图、想方案。

睡觉的地方在阁楼上,阁楼只有一米六高,巨型的我每次上去都要弯下腰,一开始觉得憋屈,后来久而久之就习惯了。阁楼很闷,夏天特别热,我公主病,受不了热,空调一直开,于是电费就蹭蹭蹭上去了。月底一看,忙活了一个月,房租水电一交就没了。

有个小小的阳台,站在阳台就可以望见远远的白云山,真的很美。心情低落的时候就站在阳台吹风,望...

大学的一半生活都在1912这个小小的咖啡店度过,从一个参与者,到变成一个毕业生,再变成一个熟人常客。

这里的面孔换了又换,连店铺的地址也迁移扩大了。

但在我心里,1912始终是最开始我抬头看到的那个简陋的小小铁皮屋。

冬天的晚上,我捂着热水杯站在吧台里,听大家说有趣的事。

胡吃海喝的冬天尾巴,没有摸到人妖姐姐的胸好遗憾:)

希望这样的画面我能一直记录。

曼谷很多的士司机年纪都挺大,五六十岁爷爷奶奶辈,可他们开车速度不是开玩笑的,完爆所有年轻飙车小伙子,他们眼神淡定表情肃穆,在你上车之后说了去的地方后微微点头,油门一踩,biu~oh yep~
然而突突车,这种三脚鸡一样闪着五彩霓虹灯的电动摩托,更是精彩了。司机都是土黑纯种的泰国小哥,路过你,say ,hi girl,where are you going?邪魅一笑之后狠狠宰你一顿,便在你尚未坐稳前嗖地狂冲,这种狠劲犹如不甘落后于老人一般,让整个曼谷充斥着“嗖嗖!”“biu biu!”的人文气息,整座城市充满了勃勃生机。

这个世界我还没看够,我不会放弃去找你们。

虽然现在工作很忙,忙着生活忙着走进一个平庸的人生。

只要抓住一点机会,我就会出发,你们要等我。


到曼谷的时候住在Shangri-La Hotel,傍晚的景色很美,整个码头都被酒店围绕,度假日光浴圣地。

雾霾的树林里想起一个人.

TT笑的时候,我的心底开了小花。

PEACOCK  IS A WOMAN.

吞下夏日第一口西瓜的幸福感!

Can you feel that my skin and bones are singing?

© 鹿大恩 | Powered by LOFTER